最新消息:

抛球乐·晓来天气浓淡原文、翻译及赏析-柳永

诗词大全百科 wancibaike 17浏览

宋代:柳永

晓来天气浓淡,微雨轻洒。近清明,风絮巷陌,烟草池塘,尽堪图画。艳杏暖、妆脸匀开,弱柳困、宫腰低亚。是处丽质盈盈,巧笑嬉嬉,争簇秋千架。戏彩球罗绶,金鸡芥羽,少年驰骋,芳郊绿野。占断五陵游,奏脆管、繁弦声和雅。

向名园深处,争抳画轮,竞羁宝马。取次罗列杯盘,就芳树、绿阴红影下。舞婆娑,歌宛转,彷佛莺娇燕姹。寸珠片玉,争似此、浓欢无价。任他美酒,十千一斗,饮竭仍解金貂赊。恣幕天席地,陶陶尽醉太平,且乐唐虞景化。须信艳阳天,看未足、已觉莺花谢。对绿蚁翠蛾,怎忍轻舍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天亮时天气忽晴忽阴,细雨轻轻地下着。清明的时候,满大街都飘舞着柳絮,池塘边烟雾笼罩着芳草,这些景物都可以用来作画。艳丽的杏花,好像美人化妆后的脸,柳枝轻柔低垂,如春困美人的细腰。到处都是仪态美好的女子,美丽动人的嬉笑,争着向秋千架旁聚集。男子有的手握彩球,有的在进行斗鸡游戏。少年策马疾驰,去往郊外踏青。百姓们占尽了富贵少年游玩的地方,人们吹奏脆笛等乐器,到处都有和雅而又繁杂的弦声。

我向着园林的深处,争着停放画轮车,拴住宝马。随意地放置杯盘于树下,在树荫下,舞姿优美,歌声嘹亮,就好像黄莺、春燕一样。寸大的宝珠,片阔之玉,虽然是宝物,但再贵也比不过今天的欢乐,因为它是无价的。任凭他美酒一斗值千钱,喝完了就用头上的帽子去换酒。以天为幕,以地为席,尽情的喝酒,就好像在唐虞时代一样。艳阳天在还没看足的时候,已发觉莺飞花谢。对着美酒和美女,怎么忍心轻易舍弃。

注释

(1)抛球乐:唐教坊曲名。《唐音癸笺》云:“《抛球乐》,酒筵中抛球为令,其所唱之词也。”后用作词牌名,此调三十字者始于刘禹锡词,三十三字者始于冯延巳词,因词有“且莫思归去”句,或名《莫思归》。然皆五七言小律诗体。至宋柳永,则借旧曲名别倚新声,始有两段一百八十七字体。《乐章集》注“林钟商调”。与唐词小令体制迥然各别。上片十九句七仄韵,下片十七句七仄韵。

(2)天气浓淡:天气忽晴忽阴。

(3)清明: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五个节气,时间点在农历每年三月初一前后(公历4月4-6日)。我国有清明扫墓踏青的习俗。

(4)风絮巷陌:满街满路都飘着柳絮。巷陌,街巷的通称。葛洪 《神仙传·蓟子训》:“尸作五香之芳气,达于巷陌。”

(5)烟草:烟笼芳草。

(6)“艳杏”句:杏花艳丽,好像美人化妆后的脸。匀开,均匀地抹开。

(7)“弱柳”句:柳枝轻柔低垂,如春困美人的细腰。宫腰,指楚宫腰。《韩非子·二柄》:“楚灵王好细腰,而宫中多饿人。”后以宫腰喻细腰。亚(yā),通“压”,低垂的样子。

(8)是处:到处。丽质:指浓妆艳抹的女子。盈盈:仪态美好。《古诗·青青河畔草》:“盈盈楼上女,皎皎当户牖。”

(9)巧笑:美丽动人的笑,一般指女子之美。《诗经·卫风·硕人》: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”

(10)秋千:游戏用具,将长绳系在架子上,下挂蹬板,人随蹬板来回摆动。我国清明节有荡秋千的习俗。

(11)彩球罗绶:彩球上系着绫罗丝带。罗绶,从彩球中引出的丝带,抛掷时可以握持。

(12)金鸡芥羽:指斗鸡游戏。芥羽,一说,斗鸡者将芥末播在鸡羽上,以促其站斗;另一说,为鸡翅上穿上甲

(13)五陵:指华贵公子。五陵原为长陵、安陵、阳陵、茂陵、平陵五县的合称,均在今陕西省咸阳市附近,为西汉五位皇帝的陵墓所在地。汉元帝以前,每立陵墓,辄迁徙四方富豪及外戚居住,令其供奉陵园,称为陵县。故后世称豪族子弟为“五陵少年”。

(14)脆管:笛的别称。张宇《上巳日游平湖》:“脆管当筵清似语,扁舟争岸疾如梭。”繁弦:繁杂的弦乐声。蔡邕 《琴赋》:“于是繁弦既抑,雅韵复扬。”和雅:谓乐曲的声调和谐雅正。卢思道 《辽阳山寺愿文》:“洞穴条风,生和雅之曲;圆珠积水,流清妙之音。”

(15)抳(nǐ):停止。画轮:《晋书·舆服志》:“画轮车,驾牛以彩漆画轮毂,故名曰画轮车。”

(16)羁(jī):束缚,此指拴马。

(17)取次:随便。葛洪《抱朴子·祛惑》:“此儿当兴卿门宗,四海将受其赐,不但卿家,不可取次也。”

(18)姹(chà):美丽。

(19)争似:怎似。

(20)十千一斗:极言酒价昂贵。千,指千钱,古代钱中有孔,用绳索贯成串,一千钱为一贯。

(21)金貂赊:用金貂赊酒。金貂,帽子。《晋书·阮孚传》:“(孚)尝以金貂换酒,复为所司弹劾,帝宥之。”

(22)恣(zì):放纵。幕天席地:把天作幕,把地当席,形容放纵形骸,一醉方休。刘伶《酒德颂》:“行无辙迹,居无室庐,幕天席地,纵意所如。”

(23)陶陶:和乐的样子。刘伶《酒德颂》:“奋髯踑踞,枕麴藉糟;无思无虑,其乐陶陶。”

(24)唐虞:唐尧与虞舜的并称。

(25)莺花:泛指可以观赏的春景。

(26)绿蚁翠蛾:指美酒和美女。绿蚁,新酿的酒还未滤清时,酒面浮起酒渣,色微绿(即绿酒),细如蚁(即酒的泡沫),称为“绿蚁”。白居易《问刘十九》:“绿蚁新醅酒, 红泥小火炉。”翠娥,泛指美女。李白 《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》:“翠娥婵娟初月晖,美人更唱舞罗衣。”

参考资料:

1、薛瑞生.柳永词选.北京市:中华书局,2005年1月第1版:9-13

2、叶嘉莹 等.柳永词新释辑评.北京市:中华书局,2005年1月第1版:262-266

赏析

《抛球乐》一调,虽非三叠,但上下两片一百八十七字,在词中也算得长篇巨制了,柳永此词,写春日清明,把自然之美、节日之盛、游人之欢、宴饮之畅,纷繁地呈现于读者面前,如花团锦簇,炫人眼目。

据《枫窗小牍》、《汴京遗迹考》、《宋东京考》、《东都志略》等书所录,汴京周围有名可举的园林有八十余处,游赏园林成为汴京一时的风尚。这首词描绘了都城人民探春游园的活动,这不仅反映了当时游赏园林的盛大场面,而且也表现了市民阶层太平时及时行乐的社会心态,这比一般性的史志记载更为生动地反映了北宋承平时期的时代风貌,既是一首词中赋体佳作,又可看做是一则珍贵的史料。

词的上片可分六段前三段写清明节美丽的自然景色,后三段写清明节节日盛况。

“晓来天气浓淡”二句为第一段,写自然气候,天气忽晴忽阴,不时会有细雨落下,写的疏疏淡淡。“近清明”四句为第二段,写自然景物,巷陌里风吹柳絮,池塘边烟笼芳草,写的极其飘逸而秀雅。词人结以“尽堪图画”四字,画乃水墨画。词人仅用十六字便描画出一幅清明烟雨图,笔力清劲而简洁。“艳杏暖”二句为第三段,承接上段,继续写自然景物,写艳丽的杏花和悬垂的杨柳,并且用了“犯而不犯”的笔法,重复中显出了不重复。这些景物颜色浓艳,又与之前的风絮、烟草形成了鲜明对比。在语言上用了对偶,手法上用了拟人手法。但景物选择上有些小气与作态,失掉了自然本色。

上片的后三段以铺写的方式写了民间节日盛况。“是处丽质盈盈”三句为第四段,写少女们荡秋千。以“盈盈”状其仪态,以“嘻嘻”状其笑貌,以“争簇”状其争先恐后的热烈情态。第五段写男子戏彩球。斗鸡、驰马的游乐,“彩球”配以“罗绶”,“金鸡”饰以“芥羽”,“芳郊绿野”是驰骋的园地,也写得华丽而热烈,少女的活动以“是处”二字领起,男子的活动则以“芳郊绿野”结住,都是为突出清明游嬉的场面,处处展现着节日的民风民俗。第六段是为嬉游的场面配上笛声、“和雅”的“繁弦”声,而更加活泼与热烈,毫不夸张地使清明节的民间游艺超过了贵族豪门的王陵之游。

上片至此结住,词人的主体形象似在此游乐的场面中,又似游离于这场面之外。至下片词人的形象才正式登场,他把自己的形象放置于一系列的清明游乐活动中。

第一步,他“泥画轮”,“羁宝马”于“名园深处”,这里词人还用了“争”字和“竞”字,可见当时同游人数之多,也道出了词人游历时的心情是非常愉快的。第二步,他随意地“罗列杯盘”于“芳树”的“绿阴红影”下,开始饮酒,事与景和谐地相融为一。第三步,赏舞听歌以壮游兴,舞如“莺娇”,歌如“燕姹,使人尽欢尽兴。于是引发出第四步,词人内心的价值较量,寸大之珠、片阔之玉是宝物,再贵也有价,比不上今天的“浓欢”“无价”。至此,词人已有些飘飘然而忘形再进一步,词人大呼,任凭它美酒一斗值万金,饮尽了尽可解下高贵的帽子去换酒,其疏狂已接近李白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”(《将进酒》)的境地了。至此,词人的热度已升至顶点,狂傲已发到极致,下一步则以天为幕,以地为席,“尽醉”于似唐虞时代的太平盛世。只是,词人热烈的情绪此时已成强弩之末,接下来就要走下坡路了。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艳阳之天在尚未看足之时,已觉察到莺飞花谢、好景有尽。最后,只有勉强振作,以不忍轻舍眼前的美酒来告慰自己,也告慰他人。整个下片,可说是步步推进地写尽了词人清明游春时的整个行动与心路的历程。

柳永生就一副要尽享人生欢乐的心性,身处欢乐之中,他要尽情尽兴地享受,他还要用词记录下这生活的欢乐。《抛球乐》就是他记述人生欢乐的一首作品。但柳永的一生是不幸的,他不可能时时处在《抛球乐》这样的世界中,因而他更多的作品是在回忆旧日的欢乐或是欢乐与无奈的交织。

参考资料:

1、薛瑞生.柳永词选.北京市:中华书局,2005年1月第1版:9-13

2、叶嘉莹 等.柳永词新释辑评.北京市:中华书局,2005年1月第1版:262-266

创作背景

此词具体创作年份暂不可考。因词中写的是汴京清明的盛况,而柳永出仕后在汴京为官时间很短,所作词也大多是官场所见,故此词应该是柳永早年在汴京求取功名时创作的。

转载请注明:万词百科网 » 抛球乐·晓来天气浓淡原文、翻译及赏析-柳永